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艺术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季羡林捐北大字画协议不算数?
来源:    时间:09-08-04 15:02:26    浏览:
  名人难了身后事,对于季羡林也是如此。继前不久季羡林的送别仪式上演了一个离奇的“乌龟门”事件后,对于季羡林遗产的继承问题,其独子季承与季羡林生前秘书李玉洁的矛盾已经公开化。

  近日,季承向媒体透露,季羡林临终前曾留了一张亲笔字条,作为遗嘱写明所有遗产归季承所有。这意味着,2001年季羡林与北大签订的捐赠协议面临被撕毁的可能。据季羡林弟子钱文忠等人估计,季羡林遗留的字画是一笔巨大的文化遗产。

  季羡林遗产将何去何从?昨日,记者采访了季承,他透露,近日他已经与北大领导初步沟通,北大初步表态,愿意放弃对季羡林遗产的继承。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北大方面对于这个说法并未作出正面回应。

  对家人吝啬,对外人慷慨

  身后遗产是“天文数字”


  季羡林弟子钱文忠说,季羡林收藏的字画价值是天文数字。其中他收藏的白石老人作品多且精,比如白石老人的整开巨幅豹子,偶一挂出,精彩流淌,满屋生辉,观者无不目瞪口呆。

  钱文忠回忆说,季羡林对家人抠门,但对外人慷慨。他儿子读大学期间,他一个月只给儿子15元生活费。他不让人老洗衣服和被单,说老洗老洗,被单就是被你们洗坏的。拖地板不用自来水,竟然用湖水。钱文忠说,季羡林对外人、对社会捐款很大方,动辄就是数十万上百万元,保姆去读书也是他给钱。汇款单上还写上字:“这些钱助你读书,都是爬格子所得,都是干净的。”

  2001年,季羡林和北大签订了捐赠协议,表示要把自己的书籍、手稿和字画全部捐献给北大,还曾经多次捐钱。但是从2006年起,独子季承就找过北大,认为这些捐赠不合法。去年11月28日,季羡林“字画门”事件后,季承找到了北大,出示了季羡林签名盖章的字条,字条上写着:“由季承处理有关财产的一切事宜,以前给秘书李玉洁和杨锐的一切授权全部作废。”季承要求北大把季老一切字画、书籍、手稿、财务全部交给他。对于之前北大和季老的协议,季承认为不能生效,并提出要靠司法手段来判定。

  晚年十多年,身边无亲人

  最后的时光很孤独


  季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季羡林究竟留下多少遗产是一个谜,分别掌握在之前的两任秘书李玉洁和杨锐手里,但是并没有一个清晰的目录。季羡林生前收藏的大批字画由北大方面保管着,不过李玉洁“偷”了一批书画,藏在她的住处,隐瞒了北大。但是李玉洁却极力否认:“如果我要偷画,我早就把画给转移了。”  季承还透露,在李玉洁之后,接管季羡林秘书一职的杨锐手中也掌管了一部分字画,大概有184张,目前也不知下落。昨日记者致电杨锐,电话由她友人接听,说杨锐自去年的“字画门”事件后已辞去季羡林秘书一职,目前对于遗产纷争不做回应。

  为什么季羡林的遗产会出现这些混乱?钱文忠认为,主要因为1999年后,季羡林最可信任的秘书李铮去世了,女儿、女婿相继去世,孙子孙女们都出国了,儿子不往来了。13年前季羡林与儿子关系闹僵后,李玉洁担任季老的秘书,季羡林对这位秘书还是信任的,存折等都交给她管理。2006年,李玉洁中风住院后,主要由杨锐担任季羡林的秘书。

  季承告诉记者,多年来,由于李玉洁等人的阻挠,他一直未能与父亲见面。直到去年,季羡林说自己不需要秘书后,杨锐辞职,他才得以与父亲见面,陪伴季羡林走完了最后的10个月。

  季承说,季羡林走后,自己一直在整理父亲的遗物,也清点父亲的遗产。“我不会因为自己是遗产处理人就独吞这笔遗产。但是我必须先搞清楚这笔遗产有多少,因为季羡林的文化遗产属于整个社会。”他也透露,北京大学已经向他明确表态,有关季老遗产的处理,北京大学将完全尊重季老生前最后的意见。有关人士认为,北大的表态彻底解决了有关季老遗产的最大悬念。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北京大学方面未对季承的说法给出正面回应。

  □对话 

  季承:遗产大部分会捐北大


  记者:2001年,季老和北大签订了捐赠协议,您认为之前的捐赠协议不算数?

  季承:应当说,父亲当时捐赠的是家庭财产,他也捐献了我母亲的一份,这个捐赠协议应该是无效的。当时父亲提出向北大的捐赠,包含了他毕生收藏的字画577件,还专门开了捐赠会,应该有一个目录,现在由北大代为保管。要知道,父亲生前的收藏从民国时期就开始了,他的收藏颇为丰富,比如齐白石的一幅作品,他是在解放初期花500元买下的,他还从北京琉璃厂一个书商那里买到了苏东坡的《御书颂》。这应该算是我们的家庭财产,父亲后来也不再强调当时的个人捐赠了,最后留下的遗嘱是由我来继承。

  前几天,我也跟北京大学方面沟通过这个事情,因为父亲最后的意见是“全权委托儿子季承处理一切事务”的字条,北大现在基本上同意放弃对我父亲生前遗产的继承权。

  记者:季老最后是如何确立遗嘱的? 

  季承:最后的10个月里,父亲多次说过,家里的财产都是我的,他只有我这一个儿子。他也立过书面遗嘱,授权我全权处理他的一切事务。父亲的遗产无非是存款和字画两部分,字画的收藏应该是父亲最重要的一笔遗产。但是关于父亲生前收藏的字画,原来我们以为只有几百件,但是现在我们知道差不多有近千件,可惜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清晰的目录。

  父亲去世后,我和北大工作人员在父亲位于蓝旗营寓所李玉洁的房间内找到了30多件字画文物,就是在李玉洁个人睡觉的房间里搜到的,她隐瞒了这批东西的下落,没有告诉北大,放在个人的房间里,其中就包括了苏东坡以及其他古代名家的字画。

  记者:外界对于您的指责是13年没尽孝道却图财。

  季承:13年没尽孝道,因为李玉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阻挠我们见面,医院的门卫都听她的,她允许进我们才能进,所以一直就没有机会见到父亲,隔膜越来越深。应该说,最后的10个月里,我跟父亲完全达成了相互理解,我们天天给父亲做饭、包饺子,每天都去看他、陪他。我们也聊了很多,关于过去父亲对我的误解都烟消云散了。

  记者:您对目前季老遗产的情况了解吗?

  季承:其实父亲究竟有多少遗产,我们都不知道。前几天我到银行去查父亲的户头,查到父亲有22笔存款,最大一笔25万美元,被李玉洁隐瞒了。

  记者:季老生前也应该希望自己走后清静。对于遗产的纠纷,您希望怎么解决?

  季承:请大家放心,作为季老的后人,我们不会做出有损父亲人格的事情,一定会妥善处理。现在我要先把父亲的遗产调查清楚,并不是要争夺遗产。

  现在父亲的大部分字画都由北大管理,我们会跟北大方面充分沟通,确定一个具体的捐赠方案。我想,父亲生前多次提出要捐赠字画和财产,这也是我的心愿,并且北大也将是父亲遗产一个很好的捐赠的去所。

  □相关 

  季羡林遗产有多少?


  季羡林弟子钱文忠曾经分析过季老的藏品和财产,大致分成部分:一、主要是1950年以前收藏的字画,这些字画以齐白石为下限,数量很大,名家聚集,触目皆是,若论价格,在今天是天文数字。这部分是有目录的,主要是季羡林已故的第一任秘书、追随先生半个世纪的李铮教授编订;二、其他珍藏版古籍、古墨、田黄、田白、白芙蓉、名人信札等,数量很大;三、历年来,季羡林朋友赠送的字画、艺术品,数量也很大,名家包括启功、范增、欧阳中石等;四、先生本人写的字、手稿,当然也有很高的价值;五、季羡林著作出版量很大,稿费数目也不小,当以百万元计,还有朋友馈赠,季羡林本人不经手。
编辑:ivan  作者: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最近更新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