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沙龙 >> 时事点评 >> 正文
老油画家作品 拍卖市场的“天漏”?
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时间:10-10-09 09:20:31    浏览:

颜文樑  春(中山公园梨花) 木板油画 1965年作 RMB 210.56万元 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

    2010年春拍“亿浪”接“亿浪”的成交价多半集中于中国书画,而油画市场依然清冷。当代写实主义作品的价格曾经提前透支,继而当代艺术成交价格集体跳水,显示了艺术市场的理性回归,这应该是一种有益于艺术良好发展的冷静。然而遗憾的是,一大批油画先驱者的作品却在这个回归理性的市场中被人逐渐遗忘……

    让我们看看陈抱一、赵兽、卫天霖、关良、李青萍、李叔平、关紫兰、乌叔养等为推动中国油画发展起到极大促进作用的先驱们的作品在拍卖场上的经历:陈抱一作品近几年的成交价中,最高的是2008年12月所拍出的《玫瑰》67万;李青萍的艺术人生堪与历史上的徐青藤、八大山人和凡·高等遥相辉映,尤其晚年劫后之作,更加热情奔放、挥洒自如、内涵深沉、炉火纯青,那是饱含人生五味的彩色诗篇和乐章,而在刚刚结束的上海嘉泰拍卖会上,她的作品成交价格基本在3万元左右。当跟他们同时期的徐悲鸿、林风眠等人作品的拍卖价格一路攀升到上千万甚至接近“亿元”级别的时候,他们的作品却挣扎在10万元级别上,甚至比不上国内当代一些画家作品的价格,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的遗憾。

    翻开画册, 看看民国初年至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许多作品,真让我们后辈感到汗颜。冯钢百、李铁夫的具象写实,用笔用色及光线过度中色彩的运用都准确、有力、个性鲜明,丝毫没有媚俗之气;颜文、刘海粟对色彩科学的理解及有效使用,尽显印象主义的真谛。我国上世纪3 0年代的现代主义几乎和西方同步,从立体主义到表现主义及观念性绘画,都表现得十分自然得体,这就是中国油画在早期胚胎期所呈现出的价值。刘海粟喜欢印象派画家莫奈、雷诺阿、西斯莱、塞尚、高更和凡·高的作品,因此他的作品豪放热情。他早期的风景油画,从颜色的运用到形体的概括,可说是摆脱了中国传统风景画中的纤细与清新,多了些油画所赋予的厚重。以现代主义绘画为移植对象的画家,如林风眠、吴大羽、庞熏等,他们注重形式构成、色彩造型,注重形与色的和谐,形成富有装饰趣味的画面,正如傅雷所云:“把色彩作纬,线条作经,整个的人生做材料,织成他花色繁多的梦。”另外还有延续印象主义绘画的画家,如陈抱一、倪贻德、丁衍庸等,他们注重形式变形和主观色彩偏重,形成了类似于野兽派风格的布满富丽色彩的画面。“陈抱一虽然没有巨幅大作及主体性创作,但风景写生,倾注了他对人生的体验和关心。”

    在我们关注这些油画先驱者们,进而审阅他们的油画风格时,不难看出,画家在绘画中布满了更多的个性特征。在写实主义样式移植中,有的忠实于欧洲学院派风格,以严格的素描造型为基础;有的则是在素描造型基础上,部分地运用了印象主义的色彩技法处理。在引进写实主义或现代主义风景画表现风格的同时,艺术家们还注入了更多的自身感悟,陈抱一的《泸西风景》、《西湖艺专一角》,颜文的《三潭印月》、《海景》,它们的画面兼具写实主义和印象主义风格,色调饱和协调。

    当我们看完上面的介绍,定然会产生很多疑问。我们为什么会对如此瞩目的艺术史知之甚少,为什么如此好的艺术品在火热的拍卖市场受到如此冷遇?民国油画史曾被严重阻断、又被骤然重视。陈抱一是一位夭折的天才,沙耆被迫边缘而疯狂,关良放弃油画,李青萍作画不辍但完全被遗忘。即便是新中国成立后在美术界尚有地位、持续作画的吴大羽、吕斯百、庞薰、倪饴德、卫天霖等,也长期处于被边缘和半遗忘状态……这些情况无疑预示了中国美术史后来的灾难:上世纪50年代的政治运动,几乎全盘否定了民国时期油画,致使很多作品流散、湮灭、遗忘;文革又几乎全盘否定了50年代和60年代的新中国油画;到了80年代,又全盘否定了文革时期的美术;直到90年代,理性主义的抬头,让我们开始了民国时期以及新中国成立之后油画史的记忆恢复过程,但是在各种展览、拍卖会上,在中国油画史上起了重要作用的那些先驱者的作品却被严重遗忘了。

    基于以上各种情况,我们现在收藏这个时期先驱者们的作品面临很大困难:一是那个时期的时代特点给作品真伪的鉴定带来一定难度。那个时期作品风格复杂多样,创作时间短以及战乱、时代变迁和特殊的政治原因,再加上我们对民国历史的忽视和对当时的绘画材料、艺术家处理绘画的技术缺乏了解等等,给这个时期作品真伪以及收藏价值的鉴定带来了种种困难;二是作品以及文献太分散,这是阻挠很多藏家收藏这类作品的一个很大障碍;三是有些藏家手里的作品传承来历不明朗,有些作品只能以讲故事的方法圆其来历,这也让很多藏家望而却步。

    然而, 已经有很多有先见之明的学者、收藏家开始着手研究和收藏这段无法让人忽视的历史,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信号。当藏家们喊着“无漏”的时代已经来临时,一个“天漏”,正在逐渐揭开她迷人的面纱,悄然向我们走来。

编辑:janet  作者:耿玉明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最近更新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