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沙龙 >> 艺术论文 >> 正文
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视点看中国画
来源:    时间:07-12-28 11:00:49    浏览:

 ——关于新世纪中国画发展的几点思考

  从世界绘画史的角度而言,“世界之画系二:曰东方画系,曰西方画系。西系萌孽滋长于意大利半岛,分枝散叶,荫蔽全欧;近且移植美洲,播种于亚陆。东系渊源流沛于中国本部渐纳西亚印度之灌溉,浪涌波翻,沿朝鲜而泛滥于日本。故言西画史者,推意大利为母邦;言东方画史者,以中国为祖地,此我国国画在世界美术史之地位也。”1作为世界东方画系之一的中国画,自产生以来就与我国的传统大文化息息相关。即“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

  2自古就成为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教育融为一体的艺术。稍有绘画史知识的人都知道,我国的绘画,是代有兴废、历遭罹难中成长发展至今的。然而,在近一个世纪以来,随着西学东渐,国人崇慕西化,其思想观念是认为国人传统重于心性,偏于主观,不知有客观。忘记了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主合内外,内在之心性,必见于外在之事物。格物致知,此知又何尝非客观。”

  3随之而来的就是文化上的革命。从上世纪初的五·四运动开始,逐渐发展到八十年代末中国画界的那场对于中国画如何发展的问题而展开的激烈的学术争论。在那次争论中,给人影响深刻的是有部分人认为,中国画发展到今天,似乎到穷途末路了,非得改头换面不可。更有一些人出于对过去政治上极左路线的逆反心理,借着我国改革开放,西方思潮随之进入之际,迅速接受西方现代主义思潮,激进地否定中国画的存在价值,把中国画当作“封建老朽”的同义词,“世纪末象征”。说“中国画穷途末路”、“中国画缺乏理性”、“中国画比西方落后了一个世纪”,“必须全盘西化”等等,在学术界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和混乱。这次争论的焦点是:中国画的发展是走继承中国传统的民族风格,并具有时代特色的道路;还是走所谓全盘西化、反传统、反生活的西方现代派道路。

  尽管在此之后,中国画的创作出现了比较繁荣的局面,但是对于中国画发展的争论仍在继续。人们对中国画未来发展的争论,应该说是一件好事情,至少说明大家对中国画的关注,也说明了中国画的价值所在。然而,值得我们思考的是,在大多数人为中国画的发展献计献策,贡献力量的时候,仍然有一部分人抱着对中国画的固有成见,认为中国画已到穷途末路,需彻底改造,用西方的东西来代替中国画。这种思潮在学术界的存在,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负面影响却很广。对此我们切不可等闲视之。无视或宽容这些思潮的蔓延,无疑会带来一场新的文化劫难。因此,重新审视和关注中国画的发展问题,找准中国画在新世纪的发展方向和角色定位,是每一个国画界的同仁值得深思的问题。笔者试就此问题,谈几点不太成熟的意见,以期就教于方家,共同为中国画的发展略尽绵薄之力。
一、   必须端正对中国画的认识态度

  当前种种对中国画的一些观点和言论,都与其对我国大文化的认识态度有关。一些人对西方绘画推崇备至,而对中国画则不以为然,正应了那句俗语: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其政治原因是,中国经过长时期的封建社会之后,在社会生产力、科学技术诸方面大大落后于西方社会,成为西方列强侵略的主要目标。自鸦片战争以来,由于政治上的腐败,国力衰弱而遭受西方列强的侵略欺凌。于是人们痛感国家落后,要寻找救国良方。可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一些人救国的方子找来找去便找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身上。特别是那些善于走极端、钻牛角的人认为,中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因为落后,所以挨打。认为这一切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过错。于是有人提出“全盘西化”,在五·四运动中更是喊出了“打倒孔家店”“革王画的命”

  ④等口号,把矛头指向了中国传统文化,因而也累及中国画。甚至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还出了一部引起很大轰动的电视片《河殇》5继续讨伐中国传统文化。众所周知,在中国传统文化大放异彩的强汉盛唐,在当时的世界上的先进发达程度是别的国家或民族难望其项背的,并且将这种发达和先进保持了一千多年,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至到明朝初年在外国人眼里的中国仍然是:“在近代以前时期的所有文明中,没有一个国家的文明比中国文明更发达,更先进。它有众多的人口,有灿烂的文化,有特别肥沃的土壤以及从11世纪起就由一个杰出的运河系统联结起来的、有灌溉之利的平原、并且有受到孔学良好教育的官吏治理的统一的、等级制的行政机构……”

  6由此可见,把落后归咎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平心而论,落后只能怪我们怪自己。就象老祖宗挣下一大块家业,传了几代,到了后人手里全给败光了,难道还有脸面回过头来埋怨老祖宗没留下好的家训么?家训本来是好的,只不过后人没有领会好,没有做好而已,家产自然要败的。在这一点上鲁迅笔下的阿Q倒是强多了——阿Q在倒霉或得意的时候总是忘不了抬出老祖宗自慰或弦耀一把。中国画是国粹,是国宝。问题是后人不懂得它的价值,更不懂得去珍惜、爱护它,反而屡屡想把它弃之于野,经常使它蒙尘受垢,即使光明再多,能穿过层层尘垢,射到外面来的光芒,也只有那么得微弱了。因此,我认为谈中国画的发展,首先要重新认识它的价值和地位。要把中国画放到中国大传统文化的大视野中去考察、去认识。中国大传统文化能发展几千年而不衰,自有其旺盛生命力的内在价值,而中国画则是在中国传统文化这块营养丰富的肥沃土壤中生成的一束奇葩,自然有其生成、发展的自身规律。正如老子说的:“道法自然”(即自身规律),7黑格尔有句名言:“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
  8因此,作为炎黄子孙,让老祖宗留下的文化瑰宝继续发扬光大,让中国画这朵民族瑰宝在我们的手里大放异彩更是我们责任和义务,理应责无旁贷。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跟外人一起来指摘中国画的不是,或者用什么西法洋法之类的玩意儿对中国画进行什么“发展改造”,结果弄个不土不洋,不伦不类,失掉了中国画的本来面目。若然如此,外人自然会来诘问:你们中国人还剩什么呀?连中国画都变成我们的东西啦。如果真的到了这样的地步,不要说中国画失掉了本来面目,我看连中国人自己也搞不清自己是谁了。就象古埃及、巴比伦文明今天只能从埃及、伊拉克以及西方列强的博物馆里看到一些外,我们从今天的伊拉克人和埃及人身上找不出一丁点的古埃及、巴比伦文明的气息了。敝帚尚要自珍,国粹怎能轻言放弃?如果我们连中国画这样的民族瑰宝都不知道珍惜,那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五千年的中华文明,或许过不了多久,也可能需要建博物馆来保存了。这不是危言耸听。
二、 继承传统是中国画发展的基础

  在中国画继承传统的问题上,学术界的争论可能是最多的。继承哪些传统,扬弃哪些传统,都是学人们喋喋不休争论不断的话题。然而我却以为,中国画是在中国传统文化这块沃野上成长壮大的,其与传统大文化,“如大树之一叶,树壮则叶茂。”

  9我们讨论中国画的传统问题,绝对不可以漏掉培育、浇灌中国画成长的中国传统文化。要继承中国画的传统,首先就必须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否则,我们继承的东西就失掉了它的根本而徒有躯壳。我们以在中国画史上影响最大的文人画来说明这个问题。传统的中国文人画家,是在先秦哲学浇灌下追求着“与道同机”的理念,在有限的画面上创造了一个反映万物生成变化的艺术世界,并以此折射出传统文化的光芒。故苏东坡在论王维的画时说“味摩洁之诗,诗中有画,观摩洁之画,画中有诗”  

  10这画中之诗从何而来?来自于先秦文化,来自于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看北宋的苏东坡、二米;元初赵孟頫、“元四家”;明季的“吴门四家”、青藤、白阳以及清初“四王”、石涛、八大和“扬州八怪”等名家的画,是不是可以感觉到传统文化的气息迎面而来,意韵深长。在他们的画作中,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画面上的东西,更重要的是看到了他们蕴含于画作后面的思想、学问、情趣和哲理。如果没有传统文化的根底,画出的画只有表面上的符号表现,而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意义和内涵。我想画家和画匠的区别就在这里。这也是中国画与西洋画最大的区别这一,可以说是中国画的标志之一。中国画如果没有了传统文化的基础,那么,它就是空中楼阁,是存在不下去的。当有人想抽掉传统文化内容别出心裁地搞另类“国画”的创作时,也许对这样的东西洋人会喜欢,但是它绝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画。让洋人把它当成了中国画,只能是中国画的悲哀。这些年在中国画坛上也的确有不少这样的作品出现,如台湾画家刘国根的作品,有论者说其作品又为“中国画创造出一种完全抽象的禅的意境来”,

  11但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去看,则看不出有中国画的影子,当然也体会不到什么惮的意境了。类似这样的作品近些年还真出现了不少,都是标榜为了中国画的创新和发展。实际上,他们的作为除了对中国画的歪曲和扭曲之外,中国画是断不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好处的。就象前几年流行的什么行为艺术—在湖边或公园插上一大堆的红伞,名曰:大地走红艺术;更有甚者某处办艺术展,有个作品竟然是:一男人以卵石为巢,蓬头垢面坐其上,名之曰“孵蛋”。这样的东西与其说称之为艺术,倒不如说是对艺术的亵渎。这就是身处信息时代的人们一种致命的心理病——浮躁。这种浮躁体现在中国画上,就是极力地排斥传统,千方百计地标新立异,结果是邯蝉学步——想学的没学到手,倒把自己的忘了,最后自然是爬着走路了。我以为,作为一名中国画家,首先应具备的条件应该是扎实的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中国历代所有成名的大画家无一不是国学名家,苏东坡如果没有国学基础,就不可能成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当然也谈不到他名冠千古的诗词书画。还有北宋二米、元初赵孟頫、清初之“四王”,哪个不是对中国文化有相当研究之人,否则他们的画能有哪么深远的意境么?正是因为有了深厚的传统文化根基,才使得中国画大师们笔下的作品让人百看不厌,成为传世之宝。中国画家的传统文化根基,对画家的重要性来讲,就象西方的素描、光学原理对画家的重要性一样。不懂素描和光学透视原理的画家画不出好的油画作品,而没有中国传统文化根基的画家,也绝对画不出好的中国画作品来。

  因为它无法体悟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而不具备这种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也就画不出具有深刻内涵,充满诗情画意的作品来。它们之间是鱼水关系,二者是缺一不可的。中国画和西洋画的区别也就在这里:一方面是中国画的表现手法是用画中内容来传递画外信息,而西洋画则不具备这个功能,它只表现画内的东西;另一方面,中国画追求神似,讲究一种意境美,给予人一种诗意包裹着的情感氛围;而西洋画则追求形似,它是一种定格了的东西,留给人去想的空间不多。一幅好的中国画首先是一首诗,意味深长,令人陶醉,古人论诗说:“功夫在诗外”,对国画家来讲“功夫在中国传统文化上”。一句话,中国画是写“心”,在“道”而不在“器”!

三、 紧扣时代主题是中国画发展的动力

   中国画不是存在于真空之中。中国画要发展,要进步就必须在表现的题材上把握好重点。这个重点就是中国画要在作品中及时反映时代的风云变幻。这样中国画才会为广大的人民群众所接受;也只有这样,中国画才会有发展的空间和动力。
  纵观我国画史,凡是贴近社会政治生活的作品,都会在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如传为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是歌颂当时勇敢女性的作品;五代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描绘的是南唐面临生死存亡上层人物韩熙载借夜宴寻欢以避世的复杂心态;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则是描绘北宋首都汴梁的繁华情景……等等传世名作,无一例外的都以当时的社会现实为表现对像, 因而成为人们喜爱的作品。

  到了当代,特别是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是一个百废待兴,生机勃发的时代,一大批富有朝气的中国画家用自已的画笔描绘下了这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如关山月、傅抱石作的《江山如此多娇》、何海霞的《征服黄河》、宋文治的《山川巨变》等作品反映了共和国成立之初,中华大地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历史画卷,具有很强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尤其是他们的作品以中国画的形式、而不是以别的什么形式——如油画、水粉画等为表现形式,更加加深了人们的印象,拉近了平常百姓与中国画的距离。使很多人认识到用民族的传统文化的表现手法来表现一个民族的振兴过程,其本身所具有的价值是难以估量的。当前,中华民族正处在一个走向振兴的重要历史时期。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建设和综合国力已经走在了世界前例。回顾鸦片战争以后百多年中国发展的历史,由于国家的贫穷落后,饱受西方列强的欺凌,以致于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和意义产生了疑问,并且渐渐地失去了信心。特别是西学东渐以后,许多人都觉得西方的一切都好,中国的一切都不行,包括中国画。而对西方以油画为代表的绘画作品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甚至是顶礼膜拜。

  究其原因最根本的就是西方的经济发达,从而也带动了西方文化的发展。西方绘画也正是在这种条件下获得了极大的发展。当我们看到油画在国际画坛上频频动辄以几千、几百万美元的高价成交时,我们无不为中国画的默默无闻而感到无奈。因此,当中国的经济和国际地位在新世纪空前提高时,中国画扬眉吐气的时代已经来临了。每一个中国画家都应该把握好这个机遇,以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的积淀为基础,创作出无愧于民族、无愧于时代的佳作来,向世人证明中国画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艺术瑰宝。也正因为这样,在今天中华民族踏上振兴之路的历史时刻,中国画家怎能面对这么巨大的题材宝库无动与衷呢?难道要中国画家们用油画、水粉画或者是水彩画来描绘这个伟大的历史事件么?画家用自已的作品来呕歌时代,是一个画家的天职,这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对一个中国画家来讲,只有用中国画这种民族的艺术形式来表现中华民族的再度振兴的历史进程,才是最恰当、最有意义的事情。也只有中国画所具有的这种特殊的艺术表现形式,才能客观的记录和描绘出这个历史进程中的每一个细节,中国画的发展也在这个历史机遇中和中华民族的发展与复兴同步。由此可以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画的发展机遇存在于对现实社会生活的客观反映的题材中;也存在于中华民族发展过程之中每一个历史事件中。这就是中国画发展所需的取之不竭的动力之源。                              
 
注:
1、郑午昌《中国绘画全史》自序
2、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
3、钱  穆《现代学术论衡》208页
4、薛永年《蓦然回首》161页
5、以苏晓康为总撰稿人的电视片《河殇》解说词,1989年中央台播出。
6、保罗·肯尼迪《大国的兴衰》第7页
7、《老子》二十五章
8、罗  素《西方哲学史》下卷277页
9、李元茂《走通人通儒之路·书法家读书略论》
10、《苏东坡全集》 11、《国画家》2000年第1期第5页
编辑:ivan  作者: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最近更新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