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沙龙 >> 艺术论文 >> 正文
"日本、中国藏唐宋元绘画珍品展"开幕 丹青"游子"回乡
来源:文汇报    时间:10-09-29 09:57:04    浏览:

    中国绘画流入日本曾有两次浪潮,其一是在12世纪至14世纪间,史称“古渡”;第二次则发生在20世纪初的数十年里。不少在中国绘画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重要画作,流散东瀛已久。如今,借“千年丹青———日本、中国藏唐宋元绘画珍品展”,39件(47幅)流入日本的中国早期绘画珍品回乡省亲。

    展览今日在上海博物馆开幕,展出至11月23日,展品依题材设史事逸闻、佛道神话、山川意象、文士情怀和花鸟生趣五个主题。上海博物馆亦有20件作品参展,同时邀请了故宫博物院2件画作、辽宁省博物馆4件画作参展,与日方展品形成互补,全面反映唐至宋元这一中国绘画史上辉煌时期的风流面貌。值得一提的是,全部展品分两次展出,备受关注的王维《伏生授经图》、郑思肖《墨兰图》和梁楷《李白吟行图轴》等将在10月25日后展出。

  画中有史 亦画亦史

  中国绘画以写意著称,亦有写实一面,所谓“史事逸闻”便是顾名思义:一方风物或渔樵夜话,皆可入画,若诗有“诗史”,则绘画亦然。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昭君和亲的故事,文人墨客写了不少,金国的女道士宫素然,则是以同为女性的理解之同情,画尽几多凄凉哀婉。纸本水墨卷轴《明妃出塞图》以白描手法绘出昭君远嫁的不舍和离情,画家落笔素俭克制,线条凝练,画面上,马啸西风,旌旗猎猎,而诸人各怀心事。构图看似清减其实空间感和层次感极好,昭君在视觉中心处,怀抱琵琶,凝眸回首,一时多少离情,正是“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另一幅传北宋李成所作《读碑窠石图》则取曹操与杨修的观碑轶事。传曹操与杨修路过上虞,遇《孝女曹娥碑》,碑上有蔡邕所题“黄绢幼妇,外孙齑臼”,这原是个字谜,杨修当时就猜出了谜底(绝妙好辞),而曹操在走出30里后才想出来,所以曹操对杨修感叹:“我才能不及你。”这幅《读碑窠石图》上,曹操骑马上,杨修拄杖立于马前,碑石立于乱石和虬枝中,画面兼有山川意趣和叙事色彩。值得一提,画上树木绿叶全无,枝条伸展肆意,如螃蟹横行,凌乱张狂里暗藏狷气,这就是李成画风中最特别的“蟹爪树”。

  画里禅机 气格狂狷

  相较于史事逸闻、山川意象和文人情怀等题材,这次来展的日本藏古画,多以佛道神话为主题,尤以禅宗绘画为主。元时赵孟頫\革新文人画,禅宗画遭到批评,被撇出主流,却在东邻找到更多知音,并深刻影响了室町画派。南宋梁楷、牧溪,元代颜辉、因陀罗等画家的禅宗画,国内几乎无存,大多流传日本。

  禅宗画崇尚笔墨简练,风格狂肆,追求空灵的表现形式。传五代石恪的《二祖调心图》可视为个中典范,石恪为五代后蜀人,行笔粗放自如,风格飘逸,人称“逸格”。这幅《二祖调心图》传世的其实是南宋摹本,“二祖”者,禅宗第二祖慧可,画上一僧一虎,僧人看似落拓,脑袋硕大,宽额宽鼻,正傍着老虎打盹。僧人的衣着只潦潦数笔,而面部用笔看似粗疏,然画貌细致,表情极是生动。因陀罗的《寒山拾得图轴》亦有此风,画上寒山双手持宣纸,拾得一手提笔,一手拈芭蕉叶,俱是散淡的闲情逸兴。

  梁楷《出山释迦图》是禅宗画里又一名迹。梁楷嗜酒,自称“梁疯子”,画风为萧瑟、极简一脉,史称“减笔画”。所谓出山释迦,是王子于深山中自我锤炼,终难以参透生死宿命,在大悟之前离开山林,重回人间。梁楷笔下的释迦更接近他的自我镜像:难斩断红尘牵绊,愁闷,愤激,又寂寥刻骨。

  文士情怀 以诗入画

  若禅宗画在中国画中是离乡已久的游子,那文人画则给了国画最持久的生命力,自宋以后,历代文人的诗情和深情,塑造了中国绘画的灵魂。李氏《潇湘卧游图卷》可视作技法和意境的双重巅峰,这轴长卷曾是乾隆皇帝珍藏的四卷之一,卷首有乾隆题字“气吞云梦”。据传,南宋高僧云谷云游30年后,回到故乡吴兴金斗山中隐居,他足迹遍四方,却未曾游览潇湘,引以为憾,便请了画师李氏为他画下那方山水,挂于屋中,不出门就可云游。此画作于南宋年间,显见受了米家山水的影响,画风空灵散淡,远山空濛,云海茫茫,江水共长天一色。画面冲淡疏朗,亦真亦幻,温柔和大气并存,当真对得起“气吞云梦”这评价。

  另有元代罗稚川《雪汀游禽图》也是难得一见,罗稚川的画作在国内罕有收藏,这幅《雪汀游禽图》更是少见的真迹。这是典型的文人抒情小品,画上是隆冬季节,草木衰折,积雪压着枯枝,寒色苍茫,只有一行飞鸟点染了天地之间几许生气。画面于淡泊之中,难掩寂寥,很得赵孟頫\和赵雍之风。

  应当庆幸,虽则趣味差异悬殊,而中日两国的藏家毕竟保存了如此丰富、品类各异的中国绘画,这次的展览就是两相参照,彼此互补,为巅峰时期的中国绘画,画上一个圆。

编辑:janet  作者:柳青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最近更新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