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名家论坛 >> 正文
为李小山艺术观念来默哀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时间:08-01-07 10:20:28    浏览:

  中国画是讲究内涵和精神一门艺术,他远比油画等任何艺术富有生命力和亲和力。从古到今,中国画生存的根本贵在精神,这就好比中国人贵在民族精神一样,一种以黑头发,黄皮肤,中国话为属性的高贵价值和独立尊严。他不会因为一个时期的变革和一种制度以及任何强权和言论所屈服。这就从根本上区分了中国画不同于其他艺术而具备不屈不挠的传承信念和独立品格。谈到信念,他要远比信仰更高。大多数国家的民族只注重信仰而没有信念。比如美国等国家,和他们的艺术一样过分讲究叛逆和个人独立,这是他们民族精神的放大。具有这种随意信仰的人只能是贪生怕死,鼠目寸光。就好比他们面临战争,见血就晕,遇到危险立马改变态度扬旗谈和,或者举手投降。试问,这种没有半点骨气的国度怎么能有舍身忘己的艺术家?艺术家本身应该舍身忘义地面对各种艰难困苦和各种制约为艺术服务,给观众留下积极和乐观的一面。综观历史,中国艺术家从古到近现代都在不亢不卑中顽强的生存着,始终保持着高贵的人格去爱国,高贵的品格去绘画,高贵的立场去捍卫艺术。无论是唐、宋、元、明、清以及民国,中国画都在传承着民族性,经典性,他是对中国传统综合文化不断总结和发扬的一门经典艺术。所以,才有纯正的中国画发扬至今。从本质上体现了中华艺术家的正统性和一脉相承性。如果,让中国画和油画等艺术一样进行跳跃性和随即性发展,那么,这只能是对一个民族的蔑视,间接地倡导克隆、变种、杂交等古怪文化,而强加给中华民族和中国文化、以及中国艺术家的自卑性。这是违背伦理道德的一种丑恶行为。自从我们成了龙的传人以后,我们必须是龙的血脉,和龙的精神,有放眼苍穹的眼界,也要有平息翻海倒江的胸怀。要么,我们只能是一条虫,一条无孔不入,满身臭气,令人反感而呕吐的一只大蛴螬,肥胖而臃肿的没有半点骨性。

  时下,不再是一个刀兵相接,硝烟弥漫的时代。它会逐渐地从经济上的战争转变为国家与国家,或者种族与种族、民族与民族之间的一种文化对抗和侵略。也许,我们今天处于这样一个疯狂发展的时代,我们有这个能力去发现当代的世界割据已经成为一种文化上的战争,他也会成为未来战争的最高主题。难道,你还没有意识到这种战争已经出现在我们的身边,而侵略了我们个别艺术家的躯体和灵魂,让他们信仰了鬼神,迷失了自我,做了外来文化侵略中国传统的一个傀儡,发了疯的成为人家的“人体炸弹”,稍微发点高烧,就可爆炸。这是比屠杀更残酷的悲剧。死了的就让他见鬼,活者的就让他们继续活着,但我们绝对不能哭泣,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拯救与保卫。不但要拯救他们的躯体和精神,还要保卫我们的传统阵地。

  李小山是不幸的,他绑着“中国画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的这颗炸弹让他见到了“火”。震惊了整个中国画坛,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默哀吧,我们为一种不幸来惋惜:

  一:“中国画是封建历史的产物”

  打个比方,据说生命起源于水生,按照李小山的“中国画是封建历史的产物”的逻辑,那么,我可以说我们是水产品。当然,这就会让人笑掉大牙,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

  产物往往等于固步自封,这应该是李小山把中国画列为产物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其实,道理往往是很简单的,只要我们是中华民族,我们始终是黑头发、黄皮肤、说的是中国话。那么,我们总不能说我们的基因也固步自封吧!当然,科技已经到了今天,我们可以违背伦理来接种、来杂交。但这种方法大多只适合于动物和植物。中国画就是中国画,他不会成为任何历史时期的约束。任何强加给中国画政治因素的说法只是一种粗浅,并非正经。历史上曾经也有过象“文字狱”这样吹毛求疵的悲剧,但最终都会被人贻笑大方。我现在可以把李小山的观点放大:人是野蛮的;文明是愚昧的。你不觉得这种逻辑是纯粹的生搬硬套吗?

  我要回答的是,中国画是中华民族精神内涵的一门艺术,从开始到现在他既没有固步自封也没有迂腐陈旧,他是一门集人文、思想等综合修养的艺术。他不过分讲究华丽的外表和妩媚的写实。这就好比中国的唐诗、宋词、元曲的精简而干练;《易经》、道德经、论语的渊博而深远。其实,中国画是凝聚了中国诸多传统精华(文学、哲学、宗教、历史、伦理等)的艺术,这就决定了他的经久不衰与博大精深。

  二:“中国画几乎没有出现什么突跃”

  上一个观点中我已经说了,中国画的综合性与博大性不适合用“突越”这个词来搭配。凡是要跳着走路的东西那是猴子或者跳蚤之类的动物,而不是人。单纯的我们可以将一种生产技术改进;将上一个生产总值突越,但这归根结底只属于生产,与中国画有什么瓜葛?不难发现,我们思维的还处于“大生产”的年代,一切总是习惯了“批斗”与“跃进”。但这到最后只能是一场错误的灾难。我认为,李小山的错误不在于他本身,而在于传输给他思想的人,这个人有可能是“大生产”时期的苏联专家,也有可能是改革开放以后,来中国的“西洋教士”。我要说的问题的本质是什么?不但是李小山一个人对中国画的认识有极大的偏差,而且现在的教育体制下的大多艺术家对中国画的认识阴差阳错。目前的现状是,人们在用西画的理论和标准去对待中国画。学院主张西画、协会主张西画、到处都是西画热。那么,真正懂得中国画的人有几个?一味地叫改革,搞突越、创个性等等一切这都是外来的东西。今天,我们却穿着“西装”批评“唐装”,未免有点找错对象?

  正确的说法是,中国画是一门继承与发展的艺术。他的发展是内在的:是精神、观念、内涵、语言等较为含蓄的表露。他比西画更具生命力的原因是他朴素而虔诚,博大而包容。我要说的是,中国画并非唯物主义与无神论,他是富有宗教色彩的一门艺术。所以只能是继承与发展,而不能突越。任何突越的艺术可能适合于西方,但绝对不适合东方。因为,我们有信仰。我们的信仰就是中华民族!

  三:“中国画在绘画观念上缩小”

  绘画观念是什么?我现在只能这样说,李小山的绘画观念等于零。原因是在中国画中过分地强调这些“生产意识”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其实我已经说了,李小山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他一直在用西画的观点来对中国画指手画脚,让我回答他的问题简直有点无奈。中国画是一种主观意识非常强大的艺术,他的绘画观念注重情感和精神的表达与歌颂,主要是内在的笔墨行间和画面构图。其实技法只是中国画家一个必须的基本素质,他是中国画追求完美品格的一种体现。这是对“艺术家-作品-观众”的一种高度责任的体现。按照李小山的观点,我们应该没有中国画所要求的一系列东西,比如笔墨纸砚和技法等,那么,最简单的就是我们的绘画不叫中国画;我们所创作的作品没有任何品格和责任可言。这样的艺术不但用华丽的外衣欺骗的观众,还成了灾。

  相反,正因为是绘画观念的放大,才造成了中国画在很大程度上偏离了原生态。一些所谓的搞怪艺术成了目前艺术的主流。有人竟然用马桶充当了天价艺术品,刷新着这个时期人们的道德底线。从此拉响了中国画濒危的警报。

  四:“中国画强调中国书法用笔,是中国画保守的最强因素”

  我们应该承认,中国画家的软肋就是不懂得中国书法。中国画之所以有富有神秘色彩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画的书法用笔。否定中国画的书法用笔,直接就否定了中国书法,这是一个艺术家最荒唐的一面。从古到今,书法和绘画一直寓于而生,没有单纯的书法大家,也没有单纯的绘画大家,同样,没有单纯的书法,也没有单纯的绘画,书与画始终是一个整体。近现代的黄宾虹将这一观点得到了应证。只有将书法和绘画有机的结合起来,才能成就一个完整的艺术家。我们可以参照历史,唐、宋、元、明、清以及近现代的所有绘画大家都具备过硬的书法功底。米芾、董其昌等就是一个最有力的说明。只不过今人对书法的理解过于粗糙,所以才有了对绘画上认识的欠缺。我可以这么说,对书法的不理解,就是对绘画的不入门,凡是将书法和绘画隔离开的观点都是反传统艺术行为。从这里我可以说,李小山的这个观点是荒谬的。其直接的原因就是他对中国书法的蔑视和对中国绘画的不理解。按理来说,书法的理论高度和欣赏高度是高于绘画的,因为书法是一门抽象的线条艺术,这种艺术所对应的观众是高层的,并非群众。当然,书法绝对不脱离群众。原因是懂得欣赏书法的人必须具备过硬的手头工夫和阅览历史名迹眼界,以及超强的综合修养。如果说,中国画有了书法的参与,所以才导致中国画过于僵硬和程式化,这是一种双重的谬论。我的回答是,书法不是僵硬的艺术,中国画也不是僵硬的艺术。原因是书法艺术已经得到了历史的认可和实践的检验。那些对中国画说三道四的人的根本缺陷就是他们对书法的一无所知。其实,事实不是他们刻意的去制造学说和混乱,而是他们已经在强大的中国书画面前感到无能为力,所以才起来叫喊,这是他们心虚与胆怯的说明。

  五:“‘六法’是中国画的最高司令官”

  首先,中国画必须有法,这种法绝对不等同于条条匡匡。法的外延很大,我认为当前最起码的因素就是艺术规律。这就是传承和发展的问题。如果把“六法”看成是中国画的紧掴咒,那么,这不是中国画的悲哀,而是艺术家的不幸。这不是中国画和历史观点的本身问题,而是我们今人的认知低劣。我要问,一个循规守矩的艺术家怎么能创作出海阔天空的作品?我们都知道书画同源,我就拿书法上的“永字八法”来说事。

  有人说,书法必须要按照“永字八法”的标准来衡量,原因是晋唐书法都是这个标准。我说,那不是晋唐人的观点,而是我们的无知。如果按照“永字八法”来说事,那么,我们首先就要全面否定“宋四家”的书法,无论是“永字八法”上的那一个方面都不成立。难道,我所说的艺术规律的传承与发展的观点出现了矛盾?不,“宋四家”的书法艺术根源还是取决于晋唐,他从本质上严格汲取了晋唐的艺术精神,只不过从宏观上彰显了自己的艺术个性。有人误以为宋人任“意”废“法”,所以便开始了大肆的创新,到后来出现了元人的复古拯救。其实,这里面隐藏着一个深刻的艺术观点,那就是懂得“法理”的艺术家在历史的每个时期是寥寥可数的。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在中国书画上有成就的艺术家,在历史的每个时期都屈指可数。会用法的人用的天道,不会用法的人用的是魔咒。在天道与魔咒之间往往是生存与死亡,天堂与地狱,这个比例就是我说的,百分之零点零一艺术希望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盲目死亡。后者的这种死亡的根源都来源于跟风与盲目的信奉。宋、元时期这种现象尤为明显,原因是他们错误的理解了“宋四家”艺术的精神实质。到后来的清晚期,这种悲剧彻底的拉开了到目前为止中国艺术家濒危的大幕。人们一直以来错误的理解了与盲目的全盘吸收了黄道周、傅山、董其昌、王铎的个别艺术观点,而大肆地批判元人,诅咒妩媚,从本质上否定了晋唐书法。特别到后来的康有为的扇风点火,焚烧了几代艺术家。从根本上就直接可以看出我们的艺术家缺乏辨证能力。这种根源要追究于我们对历史经典的研究不够,所以才没有理智去驾御。一句石涛的“笔墨当随时代”,葬送了生长在红旗下的大所数艺术家。这就是对缺乏研究,投机取巧的艺术家的一种惩罚。当今,以李小山为代表的人把“六法”嫁接成是中国画的最高司法官,其实就是不调查研究的结果。

  六:“舍弃中国画固有的理论,重点强调现代绘画观念问题”

  中国画是一种主观意识非常强的艺术,他本身与“固有”不能搭配,这是李小山用词上的又一次错误。固有就是紧掴咒,用禁锢的思想去认识博大的中国画那是绝对不对称的。我首先要纠正,中国画的理论只是一种参考,一种指导思想和精神路线,他是帮助艺术家更加完善自己和艺术作品的方针策略,而艺术作品本身的质量完全决定于艺术家本人的个人修为。高尚而博大的艺术家可以创作出与之对应的艺术作品,险隘而粗浅的艺术家只能和他的作品昙花一现。盲目的放弃中国画的全部理论,只能是全部的迷失自己。如果我们放弃了毛笔、宣纸,换成当代人所流行的蛋青和麻布,那中国画的血液不是来自于中国画,而是外来艺术。中国画唯一与固有搭边儿的只能是毛笔和宣纸。这是李小山的一个绝对迷失。

  所谓的现代绘画观念是什么,大抵这是个外来词语。我们在用别人的巴掌扇自己的耳光。李小山的重点强调现代绘画观念的目的就是放弃与中国画有关的所有东西,让艺术无处不在。这样,乌鸦跑步是一种艺术;村姑扫地是一门艺术;木匠制漆是一种艺术……岂不泛灾?这绝对是违背中国画的本质的。原因是中国画是高贵的艺术,他在任何时期都不会泛滥。泛滥的只能是下流文化,而不是艺术。

  七:“绘画观念是绘画革命的开端”

  我再说一遍,中国画不适合用绘画观念。单纯的绘画观念只能是无中生有,昙花一现。好比蚂蚁跑步,农民种地。中国画是厚积博发的艺术,他是内在的,而不是表面的。如果按照李小山的观点,全地球除了人类、动物都可能是艺术家。你比如三岁的小孩子拿着笔在纸张上乱画,他是有绘画观念的,那么他就是一个艺术家了?孔雀开屏她是有意识的,那么,她也是艺术家了?我也可以说他们在进行了一次绘画的革命?

  最近,英国有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戏弄了整个英国的艺术界。原因是人们在没看到他的作品之前都一口认定这是大师的手笔,等搞清楚真相才知道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所为,让人口结目呆。原因很简单,西方人的艺术,缺乏东方人的中国画的理论根基,而导致审美迷失。其实这种悲剧就是李小山所提倡的现代绘画观念问题。到头来是自己蒙骗自己,给自己蒙羞。要我说,单纯的提倡绘画观念与中国画搭边儿,那是外行人说内行话,惹人讨厌。

  八:“中国画精神非常符合相对论原理和量子理论原理”

  西方艺术哲学认为,科学包容艺术。那么,李小山的这个观点应该来源于此。我不大对西画有多少研究,但我也认同西画与科学是紧密联系的,比如色彩和光线等方面。但作为中国书画的一个分子,我绝对不认同中国画的精神非常符合科学发展。我认为,科学是相对的,矛盾的、也是绝对的,他不包容宗教,主要讲究理性与唯物辨证。而中国画的宗教色彩非常浓厚,他是一门主观意识大于理性的艺术,综合中国的传统哲学,他讲究对应和和谐,从这一点就能说明中国画与矛盾论无关。如果按照相对论原理,那么中国画就是一条死胡同,就好比美国的肯得基的配方一样,只是一个秘方。这样一来,艺术可以用来制造,他根本就没有传承和发展的必要。我不大懂量子理论原理,原因很简单,是我懒得回答机械式的问题。我们是在搞艺术,而不是在搞科学,讨论这个问题,中科院的专家更有权威。我只想说,现在的艺术家都是在闭着眼睛说胡话,我要问,你到底是画家还是科学家?

  把科学和中国画完全联系起来其实是一种教育体制下的悲哀。从经过苏联专家的加工,到后来的理科式教育,造就了大批的中国艺术家的思想和学术机械呆板。我从正面回答一个以前不愿回答的问题,中国画课程没有必要设立学位、进行外语等级、素描、解剖等教育,这些都是欲中故西的南辕北辙行为。

  九:“绘画形式和绘画观念决定美术史”

  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认识,美术史的主体应该是艺术家,艺术作品只是艺术家进行艺术思想的一个痕迹。单纯的将艺术品等同于美术史是偏激的。历史上任何一位大家,他的历史定位是他的艺术观点、和艺术精神、艺术作品的质量以及最重要的个人修为。如果说单纯的绘画形式和绘画观念能够决定美术史,那么,我们应该给秦桧、蔡京等这样的民族败类进行平反,原因是他们在艺术上的确取得了出类拔萃的成就。但,结果是不容许的。历史永远是这样,他是记载伟大与腐朽的一个见证,他归根结底属于高尚品德的丰碑。李小山所谓的美术史他不是中国书画的的美术史,因为中国书画强调的是人品,然后才是画品,这与李小山的观点是背道而驰的。所以,李小山一直以来在讲着关于西画的事情。

  我倒不大反对李小山用这个观点来定义西画的美术史,毕竟这不伤害我个人的民族感情。绘画形式和绘画观念的最直接因素就是强调个人的利己主义。就是艺术家将所有的包袱全部甩给了观众,将观众作为发泄的对象,这是自私的,也是可耻的。也许,西方国家诸如美国就是一个以我为中心的国度,不管是战争,还是大选他都堂而惶之与不择手段地给自己找一个体面的理由,来争得自己的那份正经的荣誉。有人说,美国是一个英雄的国度,我看是一个培养伪劣艺术家的罪恶之地。像目前的中国的好多的艺术家,都在用美国的艺术观点和美国的艺术现状去审视和对待中国书画艺术,这实在是一种可怕的事情。直接地倡导绘画形式和绘画观念,就是直接地鼓励人们拈轻怕重,见利忘义,勾心斗角,破坏艺术圈的和谐氛围。

  十:“勇气、胆量、力度是开创当代中国画的新局面的艺术家的根本要求”

  时下,我们大谈中国画的发展问题已经不切合实际,我们正面临着传统濒危的危险。我们要做的就是从头开始,好好学习。谈复古可能不符合时宜,但这也不矢为一种良策。如果我们能摸开自己的脸皮,静下自己浮躁的心态,悉心琢磨与研究前人的经典作品,以及历史留给我们的精辟理论,方可拯救我们自己。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事迹,元代以赵子昂为首的大家,却在艺术混乱的时期不畏世俗掀起了复古的学习大潮,而延续了传统书画艺术的正统性。也许,我这里直接用复古这个词语会招若大家的非议,但在今天我只能用这通俗易懂的词来说明问题,目的是为了能让大家明白学习传统的必要性与迫切性。 我们不能在盲目地大谈中国书画的开创问题,你应该发现我们已经迷失了自我,与中国画正在失之交臂。那些畅谈“勇气”、“胆量”、“力度”的人只能是莽夫所为。我们要知道,我们在做传统文化,这要区别于开山凿林,光有一副好身板是不够的。

编辑:ivan  作者:王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最近更新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