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名家论坛 >> 正文
到底谁的价值混乱——我批陈丹青之现状不算艺术史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时间:08-01-07 10:23:56    浏览:

  《南方周末》最近发表了陈丹青的一篇《现状不算艺术史》的文章,中心内容就是“从民国到现在的艺术家的作品都属于‘流水帐’,根本进入不了艺术史”。我看这不是什么学术建设性的文章,纯粹是用颠倒是非与制造混乱为目的,拿中国传统开刷来制造别人对自己的注意力,这的确是一种令人深恶痛疾的事情,也的确成为当前一些投机分子一夜成名与一夜爆富的最快的捷径。中央电视台也播了,陈丹青口口声声说当前的人们已经混乱了价值,迷失了自我。那么,我要说,他本人一直以来作为一个批判者自居,活在别人的鼓掌与信任之中,那么,当他有勇气否定了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李苦禅等所有的大师以后,他是否有给大家一个交代的必要,他有什么高度来发表这些言论?

  依我看,陈丹青现在完全是“江郎才尽”,扮着一个“业余作家“的面孔,游手好闲地制造事端,惟恐天下不乱。

  首先:陈丹青是外行人说内行话,自欺欺人:

  大家都知道,陈丹青是一位油画家,他是靠一幅《西藏组图》起家的画家。也许,有半点对油画感兴趣的人都应该知道,中国油画的发展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从改革开放时期才摆脱了苏联的专家,开始学走路的。这要和西方相比差了几乎一千年。我可以这样说,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学到西方油画的皮毛,更何况大谈艺术问题。别的不说,就连法国那么一个油画艺术高度成熟的国家的艺术家的作品,也曾经被意大利人称为粗糙的艺术。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靳尚谊先生也曾经表示,现在的油画家别说画好画了,连个问题也提不对。这话说的确实很对。就拿《西藏组图》来说,那刻板的构图,以及那死亡般的光线,加上臃肿的生命主题,完全是一幅丑化藏民形象的消极习作,内容宣扬着贫穷与苦难,比九十年代“傻瓜”相机的拍摄效果还糟糕,还谈什么“古典”语言。他的人体作品,完全是程式化的东西,画法死板而单一,色调和光线千篇一律,所有作品一个面孔。这样创作落后,画法单一的作品,是违背西方艺术哲学的,何谈艺术?

  陈丹青在自己的文章里说,他对中国传统的了解是启蒙于美国的博物馆。这就不得不教人产生对他的不信任。美国到目前为止是没有任何传统可言的。他在文化上远低劣于意大利、法国、英国,更不用和中国相比了。如果说他是在在一家博物馆里观看了几幅中国书画作品,就可以大谈自己对中国艺术的看法,实在是有点滑稽。殊不知,中国有成千上万的书画家对着传统苦修了大半辈子,也不会轻易的大谈传统问题。按照陈丹青的说法,中国的传统不在中国,这怎么可能?是不是他所说的中国的传统只是几幅中国字画啊?我们应该明白中国传统的主体是中华民族,而不是那几幅字画。决定中国传统的归根结底还属于中国的艺术家,有着中国民族气节和民族感情、民族自尊的艺术家。像他这样一个连毛笔都不会握的半个洋画家,有什么资格去大谈中国的艺术?他不是说中国的艺术家的作品都是“流水帐”吗?就连毕加索也对齐白石的作品都非常的肯定,他陈丹青有什么资格来评头论足呢?中国传统自古不信邪,如果你有本事,何不挥毫泼墨一番给自己一个体面的理由?

  其次:陈丹青是在恶意否定历史、歪曲真相:

  只有有生命存在,历史永远不会断码。中国传统是中国人自己的智慧结晶,囊括中国传统哲学范畴的一门综合学科,它从时间、空间、等多角度进行理性与主观上的对应,进行分析说明事物,在更大程度上他要比西方理论显得博大与和谐。正因为如此,在中国大文化背景下的中国艺术下才拥有着博大的胸怀,以及和谐的文化理念和健康的从艺态度。相对比,西洋文化的对立与绝对,塑造了非常多的矛盾的黄毛子艺术家。这种例子,在美国和所谓的美国艺术家的身上显得格外真切。浮躁、辱骂、偾世、诋毁与侵略等这是一个粗浅历史的悲哀,也是一个种族的自卑和此种文化背景下的艺术家的不幸。这种悲哀、自卑、与不幸往往无异于“疯牛病”,他只能在本国蔓延,但绝对不能出口,要么这就会成为一种灾难,祸国殃民。陈丹青是不幸的,他已经疯了,就连他自己也承认他是一名美国的艺术家和一名美国人。他说,美国艺术对他最可贵的教育不是艺术,而是怎样做一个艺术家。那就是自己是一个“独立”而“自由”的艺术家。这也未免有很大的悲剧色彩,如果说真正具有美国血统的艺术家(当然,不可能有这样的艺术家,这是美国历史的自卑)这样称谓自己我倒觉得有一定的道理,但对于陈丹青他只是美国的一种粗糙文化对他的侵略与霸占,他可以有自由烂漫的躯体,但绝对没有所谓自由的灵魂。今天,陈丹青说的民国艺术家的作品还是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都属于“流水帐”,进入不了艺术史,那简直是荒唐到顶、蔑视生命、歪曲真相,处处显示着对一个民族存在的忽略。这完全体现了美国文化只是一种爪牙带有侵略性。他用自己的粗野也强权,在中国本土塑造了为他们服务的傀儡英雄,从而证明了自己有着和军事霸占一样的能力,处处弥补着自己的自卑。但这正好体现了美国文化上的高度粗浅和自卑。我们应该同情被霸占的艺术家,错的只是他的一张嘴,犯罪的却是美国的文化。

  诋毁但绝对不能侵略。美国的文化始终和世界各地的文化是对立的。这种对立的根本就是给自己粗浅的历史平反。尽管他们有战争和侵略的自由,但绝对不能消除他们来路不正的生世。他们的目的,就是撕毁别人的家谱,说别人的长短。有人说,世界的艺术现在几乎成了美国的艺术,这话我有点相信,因为除了中国太平其他好多国家没有民主可言,所以,不管在文化上,还是经济上等都必须低三下四。如今,只有中国还依然崛起,特别是文化上的强大是美国的一大克星。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成为美国文化直接的和间接的对中国的传统进行煽动与破坏:花大笔的钱鼓励中国的艺术家绘制反中国传统的艺术作品;雇佣大量的具有美国特征的中国艺术家制造言论等等。把中国清代以后的艺术史全扼杀了,这就是他们的阴谋。

  历史永远是这样的,几个艺术家的艺术特征往往是这个历史阶段的艺术共性。其他普遍存在的艺术大潮只能是现状,他决定不了历史。“二王”是唐代的共性;“宋四家”是宋代的共性;赵子昂是元代的共性;文徵明明代的共性等等。那么,民国的艺术共性是什么?齐白石、潘天寿、李可染等他们都是,因为他们已经被历史承认,这就是一种共性。我们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当然,陈丹青把普遍的东西看成共性,也就是他所谓的现状就是共性,而等同于历史定位,这是极端荒谬与错误的。这种错误是一种低级的错误,缺乏对历史的研究与学习。我要说,共性是一脉相承的,他承前启后,有着强大的生命力,这是中国传统艺术发展的规律。这一点,我们绝对不能用西方的偏激思维去等同于油画理论去辨证。除了陈丹青的冒昧,像吴冠中、李小山他们都存在着以上的偏激与缺乏研究。

  我要问问,你陈丹青对中国的历代艺术家的作品有过多少的研究?难道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潘天寿、李可染、李苦禅等大师的个人修为、艺术水平和社会责任都没有你的高?这些都是被历史认可的艺术家,我们今人根本没有资格去评头论足。历史不是一个人来定论的,而是人民说了算。如果稍微有一点艺术修养的人都不会轻易的去张着嘴巴胡说八道。这即使一个人的认知问题,也是一个人的修养与责任的问题。

  我们应该要问,何谓陈丹青的艺术史?按照他的理解历史可以忽略生命,超越时空,来记载一些一个人说了算的“美好”事物。这完全是一种错误的思维。古人以史为鉴,历史完全是一面镜子,他记载着好与不好的两面的事物,无论是伟大的还是丑陋的都可以记载。要谈从民国到当代是一个历史断码的艺术时代,这是违背艺术发展规律的。即便是民国和当代人的艺术作品真的是所谓的“流水帐”,他照样能进入艺术史。就象历史记载人类进化和文明进步的一样,他必须得被历史牢记。因为历史的价值就是真实记载和反映一个民族在特定时期的真实生存状态和情感表达。照陈丹青说,我们应该从历史上把与原始社会有关的一切摸去,比如粗蛮的猿人、笨重的石器、幼稚的符号记载等。如果这样,历史只留给我们一些体面的东西,而我们却不知道我们的祖先是谁。艺术史在某个方面就是一个家谱,不管爹老子多么辉煌、或者无比堕落,子子孙孙都会记住这是传给他姓氏的人。

  然后,陈丹青是快餐文化下的所谓的美式画家,来路不正

  外来主义永远救不了国。就好比我们在革命时期请“老大哥”帮忙指导的一样,差点葬送了中国革命的前程。我们悉数一下中国近现代史,从清晚期到民国,我们一直在用西方的一套理论来唤醒中华民族,到头来是革命者送了命,人民更加困苦。惟有没有留洋过的毛泽东主席发现,只有一切从实际出发才能解决问题。什么所谓的蓝眼睛的外来主义、混血的拿来主义都不能和黑头发的中华民族的血液相融合。中国的两个半的长寿老人加在一起就可以等同于美国的发展历史。而在美国“涂金”归来的陈丹青,他是美国快餐文化加工下的所谓的美式艺术家,他的思想和他的作品,没有半点养分,绝对不能滋养吃中国菜长大的中国人。他之所以要在国内无限制造风雨的原因,除了我上面所说的美国文化赋予他的粗浅与自卑以外,就是用自己的言语来转移别人对他江郎才尽的关注。富有美国激情的人都这样,就象美国政府给自己的错误的侵略战争找借口的一样,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反恐,来吸引转移别人的目光。

  人们说,美国是多种族,缺传统的一个混血的国家。这种混血的国家造就了混血了的历史和混血的艺术以及混血的艺术家。陈丹青把这样的国度声称是自己对中国传统的启蒙地,那不是贻笑大方吗?鬼都知道挂在他们美术馆里的中国书画远超于艺术的价值,而是记载着血淋淋的历史真相,与鸡鸣狗盗和烧杀掠抢的侵略罪恶。难道,我们真的还处在忘了祖宗,认贼作父的可耻之中吗?陈丹青自以为自己是个聪明的醒世分子,骂中国教育、骂中国国学、批鲁迅、批大师,难道连这一点的认知能力都没有吗?如果是这样,我们明天就可以去国外的某家博物馆去观看圆明园的宝贝,我们可以叫好?难道,你不觉得我们深受无比的屈辱吗?

  快餐文化可以在短时间内加工成一个好看的面包,但他绝对不能营造一个具有强大人格的艺术家。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这些所谓的快餐人格的艺术家,他只是一个死面面包,经不起碰撞就已经支离破碎。

  最后,陈丹青才是迷途的羔羊,价值混乱

  应该这样认为,陈丹青是吃着中国饭,做着美国贡献的美国“英雄”。他的学习,以及他的思想,包括他的行动都与中国的传统不搭边儿。他的身上背负着沉重的美式装备,就好比美国出口给敏感地区的低劣武器一样,一大堆破零件,没有安全保障,时刻可以爆炸,绝对等同人体炸弹的危险。这仍然属于两种文化战争的所制造的不幸,恰好证明了美国文化和美国快餐一样,不利于日常健康,只能是慢性的自杀毒药。

  其实,陈丹青的漫骂毫无思绪,他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这已经说明他已经混乱了思想,迷失了自我。他时常说自己对中国的了解很少,原因是他从八十年代就将自己交付给了另一个国度,但他却会一反常态的翻包括八十年代的中国所有的帐本。这只能说明两种情况:癫痫与伪装。他说徐悲鸿的生和死都“恰逢时机”,言外就是徐悲鸿只是靠投机起家的,是吗?这话异常荒唐,我们暂且不要论徐悲鸿的绘画,如果你不服,你就写一手徐悲鸿的好字出来。估计,你也看不出徐悲鸿的道法有多深的门道儿。都说无知者无罪,我看可以原谅。

  陈丹青一直公开表示,当前的人们已经迷失了自我,混乱了价值。那么,他大肆地否定传统,歪曲历史真相与艺术发展规律,这是不是算迷失自我与价值混乱?齐白石等近现代的大师们哪个不是一个爱国分子?齐白石的画不卖官家,过着贫苦的生活支持抗日,这不是历史真相吗?世界已经认可,“西方有毕加索,东方有齐白石”,反倒这个历史事实在他的口中随即消失了。真是让人觉得与他平常的那些“进步”有点不匹配。真让人不可思议,他竟然能违背客观规律的掘自己的祖宗:“如果孔子活到现在,他肯定霸占着电视不放;鲁迅是民国的产物”!我看这纯粹不是一个人的学识问题,完全是迷失了自我。如果有点自知之明的人都首先的先学习,后发现问题。陈丹青否定孔子,完全是对中国文化的蔑视与践踏。他完全没有中国人的纲常伦理。孔子的思想可以说成中国文明的路灯,他是中国文化的神脉,如果不去研究,片面的起哄,只能增加别人对你的反感。毛泽东同志都认为鲁迅是半殖民半封建时期的中华民族之精神,难道你陈丹青就比毛泽东有辨证能力?悲哀,我看他写完他的“退步集”后,也许接着会写起“忏悔集”吧!

  我要说的是,民国的艺术家已经被历史认可了,这是我们无可争论的,任何煽动改变历史真相的人都是历史的罪人,人民的公敌。终究会遗臭万年,被人唾弃;当代艺术家同样也可以进入历史,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只要有生命存在,民族存在,历史永远和我们的血液一起长流,与天比寿。

编辑:ivan  作者:王旭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最近更新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